罄竹难书

好久,不见。

恰巧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我只是恰巧和他一起拍了这一部戏。

恰巧的火了起来。

恰巧送了他一条羽毛项链。

恰巧和他一起带上去录歌。

恰巧在去快本时对粉丝说话是时握住他的手。

恰巧拉着他的手对粉丝鞠躬。

恰巧担心他。

恰巧个他送了他一个杯子。

恰巧和他穿了一样的衣服。

恰巧唱了《小半》。

恰巧和他在同一个地方吃了火锅。

恰巧和他一起代言。

恰巧学去了他的小习惯。

恰巧剪去了头发。

恰巧要唱《让我留在你身边》。

恰巧因他动了心。







【喻黄叶】倦鸟归林·中


    叶修掩饰下看到那条短信的复杂心情。
   “谁发来的短信?”
   “沐橙。”叶修不着痕迹的关掉手机收回兜里。“她说明天让我去南山公墓那边。”
   “哦?也对,又到了这个时候了该去看看他了。”
   “嗯。”
   “我和你一起去吧,明天可能会下雨。”
    “好。”
     喻文州打量着叶修出口问道:“叶修,你是不是不舒服?”
    叶修摇了摇头“没有。”
    黄少天站在餐厅的屋檐下看着沾上雨水快要熄灭的手机屏幕。“果然……”当初是他自己把他推开,那就不应该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心如刀割。
    叶修和喻文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文州你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喻文州微笑着拿过架子上的毛巾给叶修擦着湿透了的头发。“诶,我说文州你头发也湿着呢,别光顾着给我擦啊!”
    “没事,先给你擦完。”
     叶修拿喻文州没办法也只有任他摆弄。
    叶修拿过喻文州手中的毛巾拧了拧展开搭在喻文州的头上。“文州先自己擦着我去煮姜汤。”
    “噗。”喻文州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叶修抱着手看着喻文州。“笑什么笑!放心毒不死你。”
   “哪里哪里。”
    对于叶修的厨艺喻文州是早就领教过的了。叶修最拿手的就是方便面了,其他的就不算难吃,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好吃,就是卖相差了点,但味道确实不错。
    但叶修这人就是懒,舍不得对自己好点。和喻文州在一起后叶修的日子倒也过得滋润了些,还被养胖了些。
    叶修将手里的姜汤递给喻文州,叶修双手撑着下吧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在叶修的注视下喝了口,姜汤进入食道到达胃部温暖着整个人。
    “有时候真想把你藏起来,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你。”
    叶修愣了愣笑得像只狐狸道:“好啊~”
   
   
   
   

【喻黄叶】倦鸟归林·上


※半夜瞎鸡巴乱写
※没有逻辑系列
※ooc预警
     叶修和喻文州是很好的朋友,什么事都有共同的话题。
    叶修觉着喻文州这人挺好的,让人很有安全感。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如此令他舒心,想依靠的感觉了。所以在喻文州提出的时候他答应了。说实话他对喻文州并不是没有感觉,喻文州真的是一个好的对象,对于爱人喻文州也很好的。
    他喜欢过一个人,一个像小太阳一样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散发着自己耀眼的光芒,让人不得不驻足停留。
   他停留了,也义无反顾的一头扎下去了。到最后却只能带着满身的伤惨淡收场。
   “文州啊,一会吃什么啊?”叶修伸了伸有些酸痛的腰背。
    喻文州贴心的给叶修按摩着背部“出去吃,带你去见一个朋友。”
    叶修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出门前喻文州在叶修额头上亲了亲。
    叶修对此习惯性的想要回喻文州一个吻但却被拒绝了。
    喻文州在他耳边语气依旧温柔的说道:“一会儿回来再决定给不给我也不迟。”
    餐厅坐落的地段并不是很好但人却是爆满,可以见的这家店的东西到底是有多好吃了,这么晚了都还有这么多的人。
    叶修从善如流的走到一个包间坐下,对身后的喻文州招手“文州。”
    叶修喝着服务生端上来的果汁,一口一口的吸着。“文州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之前你说过的那个朋友吗?我记得你好像说过打算把我们的事和他坦白。”
    “你害怕吗?”
    叶修摇摇头“没有。”
    “你担心他的看法吗。”喻文州问出了这个问题。
    叶修失笑道:“文州啊,我要是真的担心对方的看法我何必坐在这里。”
    “你说呢?文州?”
     喻文州越过桌子握住叶修的手。“我也这样想。”
    喻文州眼睛挺好使的,一眼就看见了离包间不远的黄少天。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眼前一亮,连忙捂实了脸,大步流星的走到包间坐下关上隔间的的门,才将裹在脸上的毛巾给取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饮料就一个劲的猛灌。“啊,我给你说啊队长,外面还真是危险!下回能不能不能找一个人少点儿的地,我好歹也是当红歌手,一首歌几十万上下呢!”
    叶修自然的微笑着打招呼“你好。”
    黄少天看到叶修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秒“你好,如你所见我是黄少天。”
     “嗯。”
      他曾经喜欢的小太阳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变得更加的耀眼,但却刺痛着他心里的伤口。
    黄少天用手捅了一下旁边的喻文州“诶,队长,这就是你那个白月光?你们在一起了吗?”在一起了这三个字黄少天加重了念。
    “嗯,早就在一起了对吧,叶修。”
    叶修笑了笑,对着喻文州我唇印了上去轻啄一下打算离开却被喻文州扣住后脑勺当场来了个深吻。
    仿佛在宣誓自己对叶修的所有权。
    叶修哭笑不得,三人草草的吃完饭就各自离开,最先离开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没走多久叶修就收到一条短信
182xxxxxxxx:
还是喜欢你。
愿意。
再给我机会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要养爆这个号!

新年快乐,希望新的一年我们都有新的自己~

【all叶】本无痕-1

※ooc预警
※喰种paro
※私设

接受?那就继续√

   “你确定叶秋真的死了?”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他死的,你也知道我到底有多想亲手解决他!”刘皓红色的眼里露出恨意,恨不得把叶秋碾个粉碎。
    “最好是这样,叶秋可是我最大的障碍。”藏匿在黑暗中的人笑得温文尔雅,但眼里却是止不住的兴奋。“就算再强,但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嘶……老板娘你轻点啊……很疼的。”叶修眉头微微皱起。
   陈果听了这话,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就加重了力道。但也没太用力怕弄着叶修。“叫你逞强!打不过就跑啊!非撑着!”陈果嘀嘀咕咕的念着给叶修包扎伤口,包扎完了顺道绑了个蝴蝶结当做是给叶修的惩罚。陈果细细的整理着蝴蝶结,良久抬起头只见眼底有些湿润道:“你不许死。”
   对此叶修是哭笑不得。“好好,我一定不会死的。”叶修敷衍的回答道。
    陈果瞪着叶修。
    叶修讪讪的摆着绑满绷带的双手道:“我不会死的,我发誓。”态度非常诚恳。
    “这次就饶了你。”说罢压制住泪意便去给叶修煮咖啡去了,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对叶修发怒。
   叶修现在半个身子都绑着绷带,四舍五入相当于是半个残废了,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叶修百般无奈的躺在沙发上看着两只被包成粽子的手,还有陈果绑的蝴蝶结。“真是恶趣味。”叶修小声的说着,将双手一放,像烂泥一样的躺在沙发上等着陈果来投喂他。
    “诺,饿了吧。”陈果将煮好的咖啡递过去,突然想到叶修手受伤了也就打消了让叶修自己喝的念头。想喂叶修喝,但其他和叶修一样受伤的小朋友也需要照顾。
    陈果仔细想了想也只有乔一帆有空了。“小乔!我去照顾其他人,你来喂叶修喝吧。”
   “我?”
   “嗯嗯,小乔快去吧。”陈果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乔一帆,就止不住的叹息心累啊!一个个都不省心!不过她也心甘情愿。
    乔一帆接过咖啡,看着陈果的样子,估计前辈这次真把陈姐气着了。说实话他原本都以为再也见不到前辈了。
    刚煮好的咖啡有一些烫,乔一帆稍稍吹了一会儿,才喂到叶修嘴边。
    “喂喂,一帆啊……”叶修无奈道:“我不是九级残废啊,这点事还是能自己做的。”
    “没事,我喂前辈。”乔一帆笑道。
     得嘞,小鹰翅膀硬了,不听前辈的话了。
    “前辈你知道吗?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嗓音微微颤动着。“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
    叶修最见不得别人以这样的语气说话,这让他有一种罪恶感。“我不是在这里嘛,一帆。”
    少年放松紧抿着的唇,朝叶修扬起一个笑容道:“嗯!”
    叶修笑着:“一帆,我还有事没有完成,我是不会轻易死的,相信我。”缠着绷带的手抚摸着少年的头顶,对少年露出一抹浅笑。
    乔一帆默不作声,难道完成了那事,前辈你就要离开我们吗?这句话乔一帆没有问出口,他不敢问出口。
    乔一帆坚持要喂叶修喝,叶修拿乔一帆没辙,就只有由着乔一帆去了,反正他也不想动。
    叶修在咖啡馆里养了两个星期就能蹦能跳。可他却有一点郁闷,这两个星期让他家的小朋友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喂他吃东西。
    “前辈,你饿了没?我给你煮咖啡。”
    在神游的叶修反应过来道:“好啊,不过我要自己喝。”
    听到这话乔一帆腼腆的笑了笑。
    陈果捂着在一旁笑得喘不过气:“哈哈哈哈,叶修你让人小乔喂了俩星期还没有习惯呢!”其实陈果也想喂叶修,那家伙在吃东西的时候特别乖巧安静,看着让人忍不住想摸他的头,特别想宠着他。
    最后陈果把这一切归于叶修那双万恶的下垂眼。只要是他特别安静不放嘲讽的时候,那双眼总是让他看起来惹人怜爱,看起来像需要人宠的乖宝宝。
    叶修端着乔一帆给他煮的咖啡喝了一口感叹到:“一帆手艺见涨啊!”
    叶修喝完咖啡,将杯子放在吧台上道:“老板娘我出去了。”
   “你伤好完了?”
   “嗯。”说完叶修就出去了。
    叶修在离咖啡馆不远的一个无人的巷子里停下,红色的赫眼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的人:“哟老韩,你怎么在这里啊,这里可是兴欣的猎场呢,你还受着伤。”叶修的目光落到韩文清手捂着的腰部。
    叶修蹲下赫眼和韩文清的眼睛相对:“老韩啊,我好饿啊~”舌尖舔过薄唇。
    “呵呵。”
————————————————
来猜猜老韩的身份~